睡梦中,她好像对我说了什么,就要离开了,怎么叫,她都不回头。
我在梦里急着奔跑起来,现实中猛地用双手敲了一下桌子,我在同学的注视下醒来,分不清梦境还是现实。
中午,独自一人去理发店理了个寸头,镜子里眼神迷离的我,想去天台透透气,看见天台边上一个人抽着烟,突然头痛起来,跟梦里一模一样的情景,我走进”她“,问”她“要跟烟,走进一看,发现”她“是个男生,然后他弯下腰,对我说:“是不是想要烟啊。”头更痛了。
我又从教室醒来,同学又是那般异样的眼神,不过头发没了。“等等,头发没了”我急着跑出教室。
一出教室门,又到了那个阳台,还是那个人在抽烟,刚想过去,我又在教室醒来,这次同学没有看我,头发也还在,可是我却又跑出了教室。
这次阳台除了那个人,还有异样眼光的学生,还有不管我的老师,都在对我说着“恶毒”的话。我蹲下来接受他们的“指责”。
我又在教室醒来,看着老师跟同学异样的眼神,我已经分不清这次是现实、还是梦境。
终于,抑郁了。

最后修改:2021 年 04 月 10 日 03 : 09 PM
本文作者:
文章标题:终于,抑郁了
本文地址:http://gqibk.cn/index.php/45.html
版权说明:若无注明,本文皆枸杞's 博客原创,转载请保留文章出处。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